Ducey說美容院“很重要”。一些美容工作者不同意

一群美容工作者呼籲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將他們從“基本服務”列表中刪除,這些服務將免於與新冠狀病毒相關的強製關閉。

與鳳凰新時報交談的幾位美容師說,他們不理解為什麼他們的行業與醫療保健設施,雜貨店,銀行和運輸服務屬於同一清單。

正如吉爾伯特(Gilbert)的指甲技術員布列塔尼·坦普爾(Brittany Temple)所說:“如果人們不修剪頭髮或修剪指甲,人們就不會死。這絕對是荒謬的。”

鄧普爾說,根據疾病預防控製中心關於社會疏遠的建議,她不可能與客戶保持六英尺的距離。

像許多美容師一樣,坦普爾(Temple)是自僱人士,並出租了一套套房,在那裡她與客戶見麵。她說,儘管她可能無法跟上租金的支付額,但她暫時選擇了關閉商店。

坦普爾說:“我的母親患有糖尿病,她與我同住。我有兩名護士與我聯繫並取消,因為他們被暴露了。” “這對我來說足以決定不工作了。”

杜西(Ducey)上週發布了一項行政命令,其中列出了亞利桑那州官員被禁止限製其減緩冠狀病毒傳播的嘗試的基本服務。其中包括:“個人衛生服務”,其中包括美容院。

幾位市長批評杜西的名單過於廣泛,有些市長特別質疑是否包括美容院和高爾夫球場。弗拉格斯塔夫市長Coral Evans違抗Ducey的命令,下令在她所在城市的美容院於週五關閉。至少有四個州還關閉了美髮沙龍。

Ducey的發言人未回複尋求評論的電子郵件。

兩位與《新時報》交談的美容工作者表示,他們擔心“基本服務”的名稱將使他們更難獲得房租。

髮型師米歇爾·愛德華茲(Michelle Edwards)在利奇菲爾德公園(Litchfield Park)租了套房。她說,房東在告訴房客她將繼續收取相同租金時,特別引用了杜西(Ducey)的行政命令。

愛德華茲說:“因為我們被認為是一項必不可少的業務,所以我的房東說:'你猜怎麼著?如果你想保持開放狀態,這是你的特權,但你仍然要支付租金。'” 她補充說,她了解房東也有經濟義務,並建議從基本服務清單中剔除沙龍也可以使房東寬大處理。愛德華茲(Edwards)說,儘管有很多取消訂單,但她仍繼續與客戶見麵,隻是為了每週支付300美元的租金。

髮型師希瑟·弗格森(Heather Ferguson)在斯科茨代爾(Scottsdale)租了套房。她說,房東願意與租戶合作製定付款計劃,但不會減少租金。她說:“如果我們被要求關閉,那麼那些期望租金的房東將更加寬大。” “否則,我們的房東就像,'好吧,你選擇關閉。'”

大約三週前,弗格森停止與客戶見麵。她沒有在擺弄頭髮,而是在人體模特上假髮。她說她的一個朋友大約一周前死於COVID-1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