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茨離開董事會會議室

1986年3月13日,微軟成為上市公司。該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現年36歲的比爾·蓋茨(Bill Gates)在其董事會任職。三十四年後-直到今天-蓋茨正在卸任。

蓋茨上周五在一個簡短的LinkedIn帖子中解釋了這一舉動,他還說自己將離開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董事會,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由他的長期朋友沃倫·巴菲特領導。蓋茨寫道,這些離職的原因是“將更多的時間用於慈善事業,包括全球健康與發展,教育以及我日益致力於應對氣候變化。” 當蓋茨加入與Covid-19的史詩般的戰鬥時,時機似乎特別合適。

微軟一直在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的領導下蓬勃發展-如今它已成為市值達萬億美元的公司,其市值從未在蓋茨的領導下接近。但是創始人的缺席使得微軟的變化很小,幾乎可以肯定地被剝奪了。盡管蓋茨於2008年離開公司全職,但他仍繼續將注意力和熱情投向他所創立的巨人,而且沒有人擔任董事可能將他所擔負的重任和血統帶到董事會。(他仍然持有公司1.3%的股份,價值約160億美元。)

當前的舉動似乎是蓋茨將注意力轉移到慈善事業的20年曆程中的最高峰。2000年,我被召見到Microsoft,表麵上是與幾位記者一起參加的,目的是介紹公司的產品願景。取而代之的是,我們進入一家電視演播室,意外地宣布蓋茨將首席執行官的職位轉給了他的中尉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他仍然擔任執行主席一職,並為自己擔任首席軟件架構師。在那時,他才剛剛開始通過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擴大慈善事業。,這是從早期的慈善工作演變而來,並承諾將其大部分財產捐贈給該組織。(由於蓋茨當時是世界首富,所以財富可觀。)

八年後,蓋茨離開了他在微軟的全職職位,大部分時間都在基金會工作。這次,他提前幾個月宣布了這一舉動。當我在變更的前夕采訪他時,他承認這將是一次艱難的分離,但是很顯然,他發現慈善事業令人滿足,並以與他對軟件相同的熱情和怪異的解決問題的方式來對待慈善事業。六年前,他與曾經定義他的公司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他辭去了微軟董事會主席的職務,同時保留了董事會席位。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蓋茨作為微軟在1990年代進行的反托拉斯失敗鬥爭中的暴行欺負者的形象已經淡化。他還是一個更快樂的戰士。盡管麵對小兒麻痹症,貧窮和海洋上升似乎比與史蒂夫·喬布斯,索尼或司法部聘請的法律槍手戴維·博伊斯(David Boies)戰鬥更具壓力,但蓋茨卻以幽默和謙遜的態度麵對了挑戰,而他卻很少見為微軟發言。

當他談到自己在微軟擔任顧問和導師的角色時,他仍然很高興,他在LinkedIn帖子中說,他將繼續。但是他今年晚些時候已經65歲了,這個年齡段的正常人傳統上會考慮退休。那不是蓋茨的路。去年,在Netflix紀錄片“比爾的大腦”(Bill's Brain)的觀眾中看到,他致力於解決世界健康的問題,從保護環境到建造無水廁所,他曾經致力於殺死Lotus和Netscape。

蓋茨在2008年離開微軟的軟件架構師職位時,他告訴我說,他在基金會攻讀的主題比他在軟件方麵的主題更為重要。他特別提到了一個決定:他必須在兩種瘧疾疫苗之間進行選擇以提供支持。他告訴我:“與另一條道路相比,其中一條道路可以挽救數百萬條生命。” “我從來沒有做出過與微軟完全一樣的決定。”

現在,他對微軟的決定甚至更少了。比爾的大腦還有其他工作要做。

 

Top